程維:靠著80萬、沒背景,卻能創立滴滴這樣的企業,這就是在中國創業的機會

綜合整理 · 2016-03-24 09:56

演講一開始,程維以滴滴為例,表示現在還是一個很好的創業機會、創業時代。

3月23日晚,滴滴出行董事長程維出席了“新浪財經之夜-正和島夜話”,并現場演講。

演講一開始,程維以滴滴為例,表示現在還是一個很好的創業機會、創業時代。他提到,“靠著80萬在北京創業,沒有任何的政府背景,我們在創業開始的一年多的時間里,大概有14次被各地政府封禁,但到今天為止,我們還能創立滴滴這樣的企業,我覺得這就是在中國創業的機會。“

隨后,程維介紹了滴滴現有業務的誕生歷程,目標是成為全球最大的一站式出行平臺。他說道“我相信最終會是一個一站式的平臺,才能使得效率實現最高,所以滴滴堅定的往這個方向去走。我們的使命一直沒有變過——“讓出行變得更美好”,我們的愿望是成為全球最大的一站式出行平臺。”

W020160324290426218899.jpg

程維(資料圖,來源新浪財經)

在談到共享經濟時,程維表示,需要滿足“大眾、高頻、剛需”三個特點,而滴滴所在的出行行業正滿足這樣的特點,其還認為,正是互聯網的出現,才使得共享經濟成為可能,否則“成本太高”。他認為,共享經濟和擁有經濟的性價比之間使得用戶更快的遷移過來,有理由相信中國有可能是共享經濟發展最快、發展最大的市場之一。

程維認為,今天滴滴所代表的用車方式的改變,只是城市交通革命大浪潮里的開始。第二波是智能汽車,第三波是無人駕駛,他們會更加深刻的改變出行方式,改變整個城市的交通。他甚至大膽預測,六年內,無人駕駛即可實現,“前3年是技術的演進,后3年是硬件成本的降低,實現商業化”。

以下為演講實錄(來源于新浪財經):

當下依然是個很好的創業時代

因為這里是博鰲論壇,所以在分享“共享經濟”之前,可能還要講講信心,創業和信心是這次博鰲論壇很多人都關心的話題。一兩年前大家都覺得經濟環境特別好,好像一定要創業,創業一定能成功。這一兩年覺得好像環境特別差,投資也不行了,創業也不行了。

滴滴是一家從三年半前開始創業的公司,在不算絕境、算逆境的環境里面發展起來的企業。我是83年的出生,靠著80萬在北京創業,沒有任何的政府背景,我們在創業開始的一年多的時間里,大概有14次被各地政府封禁,但到今天為止,我們還能創立滴滴這樣的企業,我覺得這就是在中國創業的機會。

因為我們投資了印度的打車軟件,投資了東南亞的打車軟件,歐洲和日韓也在看,但這些國家都沒有成長出像滴滴這樣的企業,所以沒有什么可以讓企業家、讓創業者停下腳步的,現在還是一個很好的機會、很好的時代。

分享經濟是很超前的理論

跟大家講一講滴滴和分享經濟。滴滴開始做的事情,我們叫打車軟件,后來又有了“互聯網+”,別人說我們是“互聯網+出行”,再后來又有了“供給側改革”,別人又說滴滴是典型的“供給側改革”企業。我覺得創業也好、實踐也好,永遠是領先于理論的,我們是在前線去探索,在做一些解決用戶需求的事情,慢慢的被總結出規律、被總結出理論,但我覺得分享經濟依然還是很超前的理論。

今天晚上我碰巧跟李稻葵教授一起吃飯,我就問他,我說分享經濟到底怎么定義?他說1989年有一個定義,但那個定義是資本家和工人之間分享利潤的分享經濟,并不是今天我們提到的分享經濟,所以,到今天為止并沒有一個很系統的研究什么是分享經濟、怎么發展分享經濟,它的背景、好處都不是很系統。但是在中國,這樣的口號已經明確的提出來了,而且是在很高級別的政府報告里面,所以今天我們還是非常超前的。

滴滴的現有業務是如何誕生的

滴滴想做的事情是用互聯網連接所有道路上的交通工具,把所有的用戶需求——從線下攔車移到互聯網上,打造一個最高質量的交易引擎,在云端去做最優的匹配,以提高整個城市的效率,提高每一個用戶的體驗。

我們最早做的不是分享經濟,最早做的是出租車的信息化,把出租車從一個線下的行業搬到互聯網上來。后來我們發現80%的出租車司機都已經是滴滴用戶的時候,但好像高峰期依然叫不到車,好像我們沒有那么多手段去進行司機的服務和管理,所以我們開始推出專車,又推出了快車。

后來我們發現不管有多少職業司機在平臺上面,高峰期依然還是叫不到那么多的車,因為如果高峰期每個人都可以叫到車,那平峰期這些車干嗎去呢?只有不到1/5的需求了,所以我就很困惑,到底應該怎么解決這樣一個城市出行的問題,直到有一天碰到了北大的周其仁教授,他舉了博鰲的例子,他說這是典型的潮汐需求,不管是春運還是黃金周,高峰期的需求和平峰期差10倍,博鰲不可能為了所有旅客去建酒店,如果今天博鰲所有人都能住上一間酒店,那在其他時間這些酒店就是浪費的,是不符合經濟學原理的。

我問怎么辦?他說唯一的辦法就是在高峰期的時候,把那些家庭旅館通過市場化的機制、市場化的平臺調動起來,高峰期的時候,那些高檔酒店可以漲價,但家庭旅館還相對便宜,很多人住不了酒店,還可以住家庭旅館。

所以只有把B2C和C2C結合起來,把那些非專職司機的空余時間、閑置資源分享出來,才有可能把高峰期和平峰期的問題完美解決。所以我們推出了越來越開放的這種快車產品,推出了快車、拼車、順風車、跨城順風車。

現在我們的成交率比較有保障了,大概在全國范圍之內能實現90%以上的應答率,除了很偏僻的地方,一般都能叫到車,哪里都有車。只要你愿意拼車,在城市里有60%的機會面是可以拼到一個人的,這種潮汐的體系下面,我們開始不斷整合所有的車輛。

滴滴要成為全球最大的一站式出行平臺

我經常在辦公室里看那些潮汐的車流,我會想,有多少車連接上了互聯網、有多少車連上了滴滴,如果有一個平臺把他們連接到一起,實現整個城市的調度,可能效率是最高的。所以慢慢我們開始變成了平臺化的企業,開始有了各種各樣的產品,我們不認為專車、出租車、順風車,或者任何一個垂直品類的產品可以滿足城市里面用戶的需求。我相信最終會是一個一站式的平臺,才能使得效率實現最高,所以滴滴堅定的往這個方向去走。我們的使命一直沒有變過——“讓出行變得更美好”,我們的愿望是成為全球最大的一站式出行平臺。

但是發展過程之中我們又碰到了很多問題,比如說大家提出分享經濟,我們到底為什么我們就變成了一個分享經濟的代表和一個排頭兵,為什么會源于出這樣的行業和企業,這是最近半年非常近我們開始思考的。

出行行業里 中國不可能走美國的老路

首先我們認為,在工業時代,更多的是物權的私有化是所有權的概念。由于工業化大規模生產,商品極大的豐富,所以,工業時代以后,所有人的夢想都是變成中產階級,比如“美國夢”是我要成為一個有房子、有車子,有一個院子、有一條狗的人,大規模的生產使得商品過剩也滿足了這種私有化的需求,所以有了幾百年特別大的繁榮。但是直到工業時代晚期,也就是最近十年,很多領域開始出現了資源緊缺,人們發現不可能每個人都能夠擁有這么多的東西,因為地球、空氣、交通、很多領域,包括能源都有瓶頸,資源并不支持每個人欲望無限的索取,這是第一個大背景。

在那些最瓶頸的、資源最緊缺的領域,孕育出了最先鋒的分享經濟,比如說交通。為什么今天中國還沒有Airbnb?因為大家還不習慣把自己的房子分享出去,中國也沒有習慣把衣服分享出去,而順風車、快車成為了發展最快的領域。這是因為交通資源、路面資源是最大的瓶頸。過去的十幾年,中國汽車的保有量在快速的發展,但是道路的發展跟不上車的發展,所以前段時間還有一些提案,要把圍墻拆了,增加道路供給。

交通資源是平面資源,所以平面上人越來越多,出行的道路資源就越來越緊張的。中國的車到底是不是狠多?好像已經很多了,我老家在一個縣城,我回家到縣城感覺那條路都已經堵的要死了,北京、上海更不用說。但實際上中國只有1.5億輛私家車、機動車,大概有8億城鎮人口,大概只有15%左右的人均汽車擁有量,在北京這樣有3千萬人口的城市里,只有500萬輛機動車,也是15%,而美國是50%,美國絕大多數家庭都有1—2輛的小汽車,所以中國只有美國1/3汽車擁有量的情況下,城市道路已經不堪重負了,這與中國的城市建設、路網建設、城市的路面都有關系,所以在出行行業里,中國不可能走美國的老路。

我們把機動車的數量從1.3億輛提高到5億輛這不現實,沒有那么多資源讓你提高,各地都在限制買車,提高各種各樣的費用,但并沒有一個替代性的方案去讓大家能夠很好的出行。這個替代性的方案,就是在不增加汽車總量的情況下面,通過更好的分享提高汽車的使用率。

新經濟發生于資源瓶頸行業

分享是相對于擁有的,相對于獨有、獨食的。說這輛車平常是你用的,但是在你上下班的過程中可不可以把它的使用權分享出來,變成你們兩個人共用,這樣就不需要每個人都買一輛了。一輛車如果坐4個人,就省了4個車的位置,不僅僅緩解擁堵、緩解污染,而且讓這個城市能夠可持續的發展,所以第一,分享經濟是在信息化、互聯網時代孕育出來的新業態,一定是在這些行業發展碰到了瓶頸的時候發展的。

Airbnb在美國、歐洲、南美快速發展,也是因為那些地方有大量的人擠進去,但是酒店供應不夠,所以逼著家庭旅館分享出來,因為有人愿意付錢租你家的床鋪,開始資源緊缺下面形成了交易市場,開始形成了這樣新的業態。所以,在發展瓶頸的行業里面會孕育新經濟的發展。

沒有互聯網平臺就沒有分享經濟

第二,沒有互聯網平臺,分享經濟是沒有條件發展的。所有的分享都是互聯網組織的,在互聯網產生之前,拼車的成本是很高的,要么在路上舉牌子,或者BBS上去認識人,交易成本非常高,使得原來有瓶頸、有困難的情況下,并沒有可行的平臺和組織方案。正是因為移動互聯網的發展,加上交通行業特別大的瓶頸,才使得整個分享經濟開始在這個領域里面快速的發展。

中國有可能是共享經濟發展最快、發展最大的市場之一

我們還發現,中國與美國有很大的不同,中國買車非常貴,你要自駕開一次車也很貴,中國自駕開車是20美金,大概100塊錢,但是你打車相對便宜,在美國,自己開一次車,10公里大概是7—8美金左右,他買車很便宜,開起來也很方便,但是打車是很貴的,出租車大概要20美金,Uber在美國要14美金,他比你自己開車還要貴。這就造成了美國的特點,窮人都是自己開車,有錢人天天在打車。

中國反過來,剛剛畢業的年輕人小白領都是打車,一旦有錢就要去買一輛車。所以這使得中國的自駕出行,成本會越來越高,所以會越來越多的去流向像滴滴這種共享出行的平臺,因為他的成本和性價比有優勢。共享經濟和擁有經濟的性價比之間使得用戶更快的遷移過來,我們相信中國有可能是共享經濟發展最快、發展最大的市場之一。

今天滴滴做了一站式的出行平臺,改變的是用車的方式,三年前我們還在路邊攔車呢,在一年半以前我們并不習慣有專車,一年半以前是我們把這個行業非常快的推動起來。大概一年以前才開始有快車,去年的7月份才開始有順風車,去年的9—10月份移動巴士才開始,這樣一個很傳統的交通行業,正開始非常快的變化,到了風口浪尖,這些都是在剛才我講的大背景之下有了快速的發展。

傳統汽車產業被智能汽車顛覆只是時間問題

但今天滴滴所代表的用車方式的改變,還僅僅是汽車的第二次革命,推動城市交通由現在的1.0向未來的2.0發展,今天用車方式的改變,還只是這個大浪潮里面的第一朵小浪花。很快,第二波是智能汽車,第三波是無人駕駛,他們會更加深刻的改變出行方式,改變整個城市的交通。

智能汽車在中國還不是那么的熱,大多數人還在研究智能手機,但是美國所有最前沿、最頂尖的互聯網公司都在投入未來的智能汽車了。美國的蘋果、特斯拉、谷歌,這些企業都在全力以赴投入未來智能汽車的制造。很多傳統汽車企業非常擔心美國和硅谷代表的智能汽車對整個汽車工業產生沖擊,我覺得這是工業文明走向互聯網文明的“最后一戰”,工業文明最后的堡壘就是汽車工業了,就像諾基亞代表的傳統工業時代的手機,被互聯網時代的智能手機顛覆一樣。現在的汽車被未來的2.0智能汽車顛覆,在我看來只是時間的問題。

智能汽車是什么?按需定制,無人駕駛,新能源,電動汽車,特斯拉在做電動汽車,谷歌在做無人駕駛,蘋果在做智能汽車,他們對于硬件的理解,硬件、軟件之間誰輕誰重,和傳統汽車行業完全不在一個維度上面,所以這是第二波的浪潮。但今天我們更多的互聯網公司還在研究智能手機,我覺得可能未來5—10年我們依然會錯過很大的一波產業浪潮和機會,就是智能汽車。

實現無人駕駛僅需六年時間

再往后是無人駕駛,無人駕駛會使得第三方共享出行的網絡成本再降低60%,今天滴滴平均大概是4美金,未來可能是2美金就可以用一次,無人駕駛時代到來之后,買一輛車會變成非常奇怪的一個事情,無人駕駛我們判斷還有6年的時間,前3年是技術的演進,后3年是硬件成本的降低,實現商業化。

原來我們覺得好像離我們很遠,但是Alpha GO在歐洲誕生出來打敗李世石以后,我們突然覺得好像變天一樣,無人駕駛也是一樣,一定在未來5—10年內很大的改變我們的生活。在加州,無人駕駛已經合法了,已經有無人駕駛的車在路上開了,柳青告訴我,他在開車,路上有一輛車是沒有駕駛員的,把他超過去了,他覺得很恐怖。無人駕駛會使得用車成本進一步降低60%左右,那個時候為什么還要買一輛車呢?你買一輛車也是無人駕駛的,你坐進去跟坐滴滴的車一模一樣,10年以后你買一輛車就像今天你買一匹馬一樣,會非常的奇怪。

只有中國能夠在互聯網領域與美國一較高下

我們看到的是今天技術的演進,整個互聯網時代的到來,使得我們身邊發生了很多天翻地覆的變化,但是還是符合大的趨勢、大的潮流的。中國是在工業時代向互聯網時代過渡之中,我們看到中國還是抓住了信息革命的機會,在全世界范圍之內,幾乎只有中國能夠跟美國一較高下,歐洲、印度、東南亞、俄羅斯,幾乎很難發現當地有非常大、非常成熟的互聯網公司集群和這樣一個創業的環境,只有中國誕生了這么多的企業。

去年,習大大參加中美論壇,還有年底的烏鎮大會,幾乎沒有哪一國的元首在這么短的時間內參加互聯網的高級論壇,把“互聯網+”定成高級戰略,這在歐洲是看不到的。為什么?因為如果你在上一個時代非常強,就不會抓住下一個機會,歐洲、日韓那些工業時代非常強的國家,碰到互聯網時候也是看不懂、排斥的,在歐洲甚至有反硅谷聯盟。

我覺得這些都是今天在發生的巨大的變化,分享經濟是里面的一個浪潮,就像智能汽車,就像無人駕駛,就像今天互聯網在人工智能里面發生改變一樣,它其實是一個大的信息時代、互聯網時代、互聯網革命的這樣一個開始、一個篇章。

滴滴致力全球化

滴滴是一家年輕的創業公司,還存在非常多的問題,但是我們特別希望能夠在這樣一個浪潮里面快速的發展,抓住中國的機會,也能夠代表中國去抓住這個行業在全球的機會。

去年年初,我們開始提國際化,那個時候公司才成立2年半,我們所有的股東、所有的合作伙伴都說我們是異想天開,瘋了,阿里巴巴十幾年了今天才開始提全球化,但是在我看來,三年滴滴全球化不是早了,而是晚了,像硅谷那些公司一樣,我去日本見到孫正義,他說軟銀不是日本的公司,我們只是一家總部在日本的公司,第一天起我們就有這樣的戰略眼光才有可能抓住窗口期,等到我們在中國強大了,這個窗口也已經關閉了,出不去了。雖然有很多困難我們還是希望能夠在國際市場上去PK一下,這個PK的過程會給我們一些經驗和教訓,哪怕倒在路上也會給后來的中國企業很多的經驗和教訓。

滴滴還是一家創業公司,因為趕上了這樣一個時代的機會,才有了一波非常快速的發展,特別希望我們能夠不斷的有這種創新的能力,就像之前一樣,不斷能夠帶來新的產品,能夠獨立思考,能夠不斷的去挑戰一些我們認為原來可能還不夠好的產品,帶來一些社會沒有的,但可能會讓生活會變得更美好的東西。可能還有困難,但是滴滴一定會堅持,也希望得到今天所有朋友的支持。謝謝大家!

吉林快3中奖几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