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小鷹:古典的區塊鏈投資人丨創客貓專訪

創客貓 小蘭 · 2018-07-22 19:54

劉小鷹的天使投資之道。

在亞太區塊鏈創科峰會上,見到了資深企業家和著名天使投資人劉小鷹。作為香港鏈鷹基金的首席顧問,劉小鷹積極擁抱區塊鏈,關注的投資領域涉及底層技術公鏈、區塊鏈OS、數字貨幣交易所、數字貨幣支付平臺、去中心化的應用商店、財經媒體等。
從創辦中國長遠控股有限公司,取得諾基亞移動電話中國市場第一家全國總代理權,到創辦老鷹基金成為中國最活躍天使投資人之一,劉小鷹把自己定位為連續創業者。所以無論古典投資或者區塊鏈投資,他的目標就是將老鷹基金打造成一個千億市值的風險投資機構。

微信圖片_20180722201558_副本.jpg

劉小鷹接受創客貓采訪

幣圈很亂,但談區塊鏈不談數字貨幣是不對的

從區塊鏈開始火爆時,投資界就被劃分為古典投資和區塊鏈投資。雖然已經開始投資區塊鏈,也堅信區塊鏈是未來10年的大趨勢,但劉小鷹仍然說,“我是個古典投資人”。同時他也說,“我不希望被稱為幣圈的人”,因為幣圈太亂,幣圈的人也太浮躁。

但劉小鷹并不是“談幣色變”的投資人,他認為,無論什么圈都與幣有關,談區塊鏈不談數字貨幣是不對的,數字貨幣的混亂只不過是因為現在法規尚未完善。所以需要正視幣目前的問題,要了解風險所在,知道什么該碰,什么不該碰。

“區塊鏈為什么會火?不是因為加密經濟學、分布式存儲、共識機制、哈希算法這些技術很牛,區塊鏈的很多技術早在區塊鏈火起來之前就已經存在了,有的甚至存在十年二十年。”他表示,是因為中本聰把這么多技術融合在一起發了比特幣,比特幣火了大家才去關注區塊鏈。經過牛市和熊市的輪回,他相信比特幣未來的價格還會往上升,有一定的收藏價值。

7月5日,FCoin發布幣改試驗區啟動公告,從此“幣改”成為圈內的熱門詞語。簡單的理解,幣改就是進行通證經濟改造,并以此來支持實體經濟。劉小鷹表示,這樣的模式他其實去年就已經在內部提出來,古典互聯網+區塊鏈應用或者是+通證經濟學,這個通證可上市也可不上市,重要的是通證要成立,就是企業和生態為什么要存在這個通證,需要想清楚這個邏輯,而不是為了發幣而發幣。

自從去年區塊鏈開始進入大眾視野后,便出現了“區塊鏈將顛覆互聯網”的說法。劉小鷹認為,區塊鏈是新一代的互聯網,互聯網1.0是信息互聯網,互聯網2.0是移動或者社交互聯網,互聯網3.0是價值互聯網,形成價值是因為信息受到保護,信息不可篡改,信息可以分布式記賬。互聯網是解決傳統行業的問題,但互聯網本身也存在中心化、信息不對稱、不公平等問題,而區塊鏈現在是要解決互聯網的問題,或者是解決傳統行業+互聯網的問題。

對于公鏈問題,他表示,“現在公鏈很火,但我們不一定需要這么多公鏈,真正好的公鏈是大家都可以用,可以在上面跑出更多更好的應用,跑出更多的DAPP,或者建立更好的生態,這才是區塊鏈真正的價值所在。”

區塊鏈投資與古典投資的區別

既然出現了區塊鏈投資跟古典投資之分,那兩者究竟有什么異同。在劉小鷹看來,第一,區塊鏈項目把用戶、投資者跟投資人連接在一起,打通了一二級市場。

“區塊鏈項目在還沒上市前屬于一級市場,但它同時又存在Token,Token上了交易所后可以流通,這又有二級市場的屬性。所以區塊鏈項目的CEO需要懂得這兩邊的平衡點,一個是把項目本身管理好,一個是要把幣值管理好,因為幣值不是上了交易所后才去管理,而是在開始設計的時候就要設計好。”

第二,區塊鏈項目的盡調和決策時間比較短,出現了獨立的財經媒體、項目評級、投行服務等新生業態。

第三,古典投資的投后管理,可能是上了交易所就結束,現在是上了交易所才開始:產品上線、項目落地、社區運營、幣值管理。

第四,真正的區塊鏈投資,應該更關注一個項目的生態和未來落地應用,因為它的增值空間會很大。

第五,區塊鏈項目的投融資和退出過程比較快,Token流動性強、波動性大、周期短。

區塊鏈目前存在的問題,是每位投資區塊鏈的投資人所要認清的。之前朱嘯虎在《王峰十問》中提到區塊鏈最大的問題是目前他沒有看到一個必須使用這個技術的場景,而且整個鏈圈好像都對應用場景諱莫如深。而投資了區塊鏈移動操作系統ZippieOS、數字貨幣支付寶SoPay,區塊鏈在線教育公鏈腦海鏈等項目的劉小鷹自然是很看好區塊鏈在電商、教育等領域的落地應用,同時他認為,版權溯源方面也可以應用區塊鏈的技術。

不過,他也指出了區塊鏈目前客觀存在的一些問題。交易速度慢,比特幣和以太坊網絡能夠處理交易的次數比中心化的機構差距太大;調不了Bug,比如以太坊的網絡一旦所有代碼寫好,智能合約發布之后,所有的節點都同步,出現問題修改不了;去中心化、自治化對體制和監管形成了挑戰,監管部門法律法規滯后;區塊鏈目前發展迅速,但人才整體不足等。

天使投資也是創業

劉小鷹2011年開始做天使投資,之后成立的老鷹基金至今已經投出了200多個項目,在杭州、成都、海外也都有分支機構。最近一期基金的募資工作也即將完成。

在選項目時,劉小鷹已經形成了自己的一套投資方法論,比如,“看人的1234”、“看項目的1234”、“一見二品三力四商”、“投資的如來神掌11式”等等。

從創辦中國長遠控股有限公司到如今的老鷹基金,劉小鷹一直把自己擺在創業的位置。

“天使投資是屬于創業投資,可以把我喜歡做的事情和創業的經驗復制到更多的項目,幫助創業者成功,做天使投資就等于同時在做好多個項目的創業。所以我做天使投資獲得的成就感跟之前自己創業是一樣的,不管占比例多少,我都會把他視同為我自己的項目,然后真心幫助他,給他出謀劃策,對接資源和找融資”。劉小鷹告訴創客貓記者,做天使投資每五年跟一批新人打交道,所以投資項目的同時每天也都在學新的商業模式和技術,了解年輕人的思維方式。

甚至在自己的愛好騎行中,他也可以悟出騎行與創業的共同點。“我發現騎行和創業同樣相似,騎行是一個長期和持續的過程,爬過一個山坡,還有更長更大的坡等著你,創業也是,好不容易做到上億估值,比起十億或獨角獸還是小菜一碟。”

天使投資,最重要的就是“看人”。所以作為公司一把手的CEO,他的特性決定了這家公司的命運。劉小鷹認為,公司在早期時所有資金都是拿股份換回來的,手上再有錢也要克制自己,永遠要要求自己和團隊用最低的成本去實現一個個目標。資金鏈斷裂公司就掛了,一定不要等到剩下三個月的錢才急急忙忙啟動融資。他希望CEO要把自己的時間、精力和能量放在最有價值的事情上,大事親自把關,小事不要事必躬親,重用一些敢和自己say no的人。

“作為CEO如果對自己公司有堅定的信念,即便沒有人投,自己All in、砸鍋賣鐵也得撐下去,那最后必定會成功。”

作為中國天使投資最活躍天使投資人之一,劉小鷹也有遺憾錯過的項目,比如36氪。“2012年我跟劉成城聊的時候,他剛拿完天使的錢,Pre-A輪開價一個億,我當時剛開始做天使投資不久,就以為我只投天使。其實按那個估值我也投得起,但估值漲得太快有點看不懂,然后就錯過了。現在看來,當時雙方都很認可彼此,如果多見幾次面,把估值砍一砍,也許就不會錯過了。”

(以上為創客貓原創稿件,轉載請注明來源。)

吉林快3中奖几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