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曉波:碎片化不應被譴責,因為它給我們帶來獲得知識的各種可能性

創客貓 · 2019-06-14 11:16

思想這個事情,其實跟碎片不碎片并沒有太大的關系。在我們每一個人成長過程中,我們所獲得的90%以上的信息,都是在碎片狀態下獲得的。

創客貓注:本文來源于“2019艾瑞(北京)年度高峰會議”上,著名財經作家吳曉波發表的《數據時代的知識產品與工具革命》主題演講。

吳曉波.JPG

在演講中吳曉波提到,內容生產者在整個商業鏈上是最末端的,最終需要有新的工具和傳播方式來讓內容生產者獲得更大的主動性。

而在過去移動互聯網和互聯網的發展中,也確實給內容行業帶來了一些變化,改變了這個行業里很多內容的生產方式,比如知識付費。他指出,去中心化、碎片化和圈層化,成為了今天知識付費一個特別重要的方式。

同時,他也提出了對思想供應的三點擔憂,一個是繭房效應,一個是焦慮膠囊,一個是思想折疊。

最后,吳曉波對于碎片化的問題也提出了自己的看法。“思想這個事情,其實跟碎片不碎片并沒有太大的關系。在我們每一個人成長過程中,我們所獲得的90%以上的信息,都是在碎片狀態下獲得的。所以碎片本身并不值得被譴責,碎片帶來了我們獲得知識的各種可能性。”

以下為吳曉波演講實錄:(經創客貓編輯,有所刪減)

吳曉波1.JPG


在很長時間里面,我覺得行業里面有兩類人,一類是革命者,每天拿把刀去“殺”人家,還有一類是被革命者,每天等著人家來“砍”的。我一直以來是被革命者,每天都被人家“砍”。

長期以來,我從事財經寫作、非虛構寫作的領域。雖然我每天會接觸各種各樣的企業,但我自己的工作非常手工,一個字一個字打出來,我的團隊處在很手工操作的狀態,我每篇文章都是一個字一個字打出來的。

一方面看到行業很大的變化,另外一方面,也感覺到這些變化對我們造成的種種沖擊。剛才我看鄒蕾(艾瑞咨詢合伙人)在講人工智能,她在這列了十多個行業,AI+安防都已經加到了,還沒加到我們這個行業。可能我們還是特別小的行業。

這兩年做的知識付費,加在一起不到150億。對于一個百貨公司來說,這就是兩個shopping  mall的營業額。我明顯感覺到這些工具變化對我們帶來的影響,我到今天還沒有辦法理解5G和人工智能和虛擬現實,像VR這樣的技術,對于我們內容生產者,會帶來多大的影響。我想這個影響一定會來,我們就等著被革命。

我是做內容寫作的,這些年還是感覺到了移動互聯網,或者(互聯網)工具給我們帶來的影響。作為一個寫作者來講,我有一個很頑固的意識,有人說歷史是人民創造的,這句話對和錯,我沒法做評價。

但是我認為思想這件事情,知識這個事情,一定不是全體人民大家都在一起開個會創造出來的,一定是極少數的人,有的人通過田野的調查,有的人通過上一代的傳承,還有些人他就是天才,他某一時刻的異想天開,在一個很小的閣樓里,用非常孤獨的方式創造了知識。這些知識必須要通過一些工具傳播到廣場上,讓更多的人來知道,最終時間是檢驗這些知識最后的衡量體,大概幾千年來人類的思想是這樣被生產出來的。

而如果一個思想者在閣樓里做一個思想創造的時候,其實就是一個王者。當他通過工具需要傳播到廣場的時候,有一句話也是不對的,很多人就說內容為王,內容在閣樓里是王,當它到工具狀態,當它到產品狀態,當它需要傳播到廣場上的時候,可能它在價值鏈上面,它是處在一個比較小的環節。

比如說我給報紙雜志寫專欄還是出版社寫圖書,在整個商業鏈上面,我都是最末端的那個人。可能最終還是需要有一些新的工具,新的一種傳播方式,能夠讓我們這些內容生產者,有沒有可能獲得更大的主動性。吳曉波2.JPG

去中心化、碎片化和圈層化是知識付費特別重要的方式

所謂的知識產品在移動互聯網的付費化模型,應該是在2016年年中(開始),我們這個行業變化挺大了,已經三周年了。我兩年前投資過一個產品,叫小鵝通。我去年年底參加它的年會,這個公司創始人叫老鮑(鮑春健,老鮑講一句話,從2016年12月份推出小鵝通這個產品,到去年12月份,在他們平臺上,一共發布350萬知識付費產品。

我當時看到這個數據挺吃驚的,我有一家公司叫藍獅子,我們專門做出版行業,中國每年新出版的圖書大概在8萬種左右,不包括重印的。意味著什么呢?意味著兩年時間里面,因為工具的變化,因為移動互聯網給我們帶來的企業紅利,中國知識生產者生產了40年新書的產量,這個數據是非常驚人。它改變了我們這個小行業里面很多內容的生產方式。

在圖書出版時代中,一個作者要出版圖書是非常漫長的工作,或者這個人要具有相當的,大家認為的公共知名度。但是在知識付費里面,你做一個PPT,這個PPT本身這件事情,就可能被生產為知識付費的產品,會越來越細分化的狀態。

另外它整個知識付費生產的過程和原來知識產品的生產過程,也不太一樣。我上個禮拜自己做了一個產品,叫做影響商業的50本書,我今年春節沒事干,有很多人問我,老師我應該讀哪些書,我放假的時候,我就理了50本書出來,我把每個書講一遍。這個產品在上個月上線,賣了一萬多份。

我前天看用戶的反饋,有一個用戶跟我講,吳老師,剛剛聽了你講的亞當斯密,凱恩斯和馬克思三本書,你講了很多觀點,原著到底是什么樣,我不知道,我還是沒有時間看《國富論》。我給我的編輯發了一個微信,我們能不能從《國富論》摘取5000字到8000字的精選,做一個原著的精讀,把這個東西豐富化給我們用戶。責任編輯說挺好,我們下個禮拜就把它精準化。

這個過程如果在圖書生產狀態的話,大概沒辦法完成。因為我們做完一本圖書以后,如果干這個事兒,需要再版。但是在今天數字化狀態下,我們在用戶反饋下,不斷迭代自己的內容。這個知識供給一個作者和用戶之間的關系,和我們很長時間的狀態,就發生非常大的變化。

在過去幾年里面,因為移動互聯網給我們帶來很多工具上的便利,特別是免費工具的便利,使得知識供給本身也發生了很多新的變化。比如說出現了一個社交化的變化,知識點可以在一些朋友圈,通過H5的方式,通過鏈接的方式進行一個轉發,進行一個裂變。

這兩年我們也非常清楚地看到一個情況,它開始由一個碎片化的閱讀,進入到了輕教育的狀態。兩三年前都還是單向性的知識傳播,現在整個知識已經慢慢傾向于教育領域。慢慢由一個知識付費的傳播狀態,進入到教育狀態。我們自己最近也在做一些產品,希望能夠為中國一些30個人到300個人的中小企業提供公司全員學習的教育產品。

游戲化也是一個特別好的模型。對我來講游戲化并不是學習最重要的方式,但我們的團隊當中那些同學們都認為,學習這件事情特別的反人性,所以他們在做這些產品的時候,他們會拉一個群,我問他們,你們為什么拉群呢?他說我們拉群的目的就是為了解散一個群,通過這種群學習的方式,通過打卡的方式,能夠讓學習變成一種肌肉記憶這樣一種行為,慢慢把它提高,這也是完全感謝工具給我們帶來的變化。

另外,從去年開始,各行各業,包括我們這個行業,都在做一個會員制的模型,它就使得學習這件事情,能夠越來越圈層化。

所以去中心化、碎片化和圈層化,成為了今天知識付費一個特別重要的方式。

我覺得互聯網給我們帶來一個很大的變化是,當廣場式的思想啟蒙和知識傳播,因為某一些客觀因素遭到限制以后,私域流量化,或者今天這樣密室性思想的傳播和互動變成了一個可能性。

一方面是因為這個國家發展的客觀原因,可能是我們需要在這個時間,為這樣一個變化付出一些代價。另外一方面還是要感謝移動互聯網給我們在很沉悶的時候,仍然有一種可能,通過私域流量的方式,通過會員制的方式,能夠讓真正有營養的知識,非常尖銳地傳達到它應該傳達到的那些人身上。

4.jpg

對于思想供應的擔憂

其實在這個領域里面,我們還是有一些擔憂,這些擔憂,我不知道在未來是不是通過工具能夠幫我們解決,或者說這些擔憂,本身就是工具給我們帶來的。

比如說我們今天在思想市場上,看到了信息繭房。這個概念誕生的并不久遠,在2006年的時候,由一個傳播學家發明出來的。我當年學傳播的時候,并沒有這個詞,2006年之后有一個詞叫信息繭房,應該指的是,我們今天所謂的算法技術是信息繭房非常顯著的特點。你喜歡一個東西,它不斷喂你這個東西。最終你吐出來的絲,是束縛人思想自由的一個繭,我不知道這種辦法,能不能通過技術突破,或者需要我們每一個學習者通過自我的警醒,才能夠對這種信息繭房,對我們的約束,能夠帶來大的突破。

今天我們也看到一個思想折疊的情況,大眾傳播,任何一個思想在公共市場上都會對極端的撕裂,這也很正常的。美國人當總統,總有一半人贊成,有一半人反對。思想折疊也讓我們發生另外一個警醒,你到底有沒有某一種辦法,能夠讓更多的具有普世價值的思想傳遞到不同階層的人中間,這可能也是我們這些人需要共同來努力的一件事情。

我是從2014年開始做微信公眾號的,當年就是一個想法,希望能夠讓自己每年寫幾十萬字,能夠讓更多的人看到。但是沒有想到,做一做就變成自媒體人,我現在比我當年做出版社要忙碌得多。現在想想(這是)挺有點后悔的一件事情。但是團隊越來越大,就必須為大家負責任。

另外一方面,這些工具的變化和新的環境的變化,確實也給我們帶來新的可能性。我們今天也開始做一個App,希望能夠讓我們的知識,做更多的沉淀。另外App也會給我們帶來很多新的工具上探索的可能性。

思想這個事情,其實跟碎片不碎片并沒有太大的關系。這兩年有一個爭議,你們這些人做的所有內容,都是碎片化的知識供給。你仔細想一下,在我們每一個人成長過程中,我們所獲得的90%以上的信息,都是在碎片狀態下獲得的。所以碎片本身并不值得被譴責,碎片帶來了我們獲得知識的各種可能性

每天睜開眼睛,從文字到視頻到音頻,到今天的活動,會面臨無數知識點的碎片。對于我們來講,能不能把學習能力提高,把偶然和必然得到的碎片,固化到我們知識圖譜當中的某一部分。人不斷增長的過程,就是跟思想不斷交流交鋒的一個過程,這個過程想一想是蠻沉重的事情,也是人告別童年以后,不得不接受的一個事實。

但是我們要感謝的是,在思想傳播過程中,工具變得越來越輕了。謝謝大家!

(以上為創客貓現場稿件,轉載請注明來源)

吉林快3中奖几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