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泉靈:如果你要做一家公司,就思考這兩點

創客貓 · 2019-06-14 15:02

今天無論怎樣的競爭格局,你是否更好的提供了用戶價值,你是否使你的企業變得更加有效率。

創客貓注:本文來源于“2019艾瑞(北京)年度高峰會議”上,紫牛基金創始合伙人、少年得到董事長張泉靈發表的《傳統教育轉型的互聯網賦能之路》主題演講。

張泉靈1.JPG

張泉靈指出,在決定做一家公司的時候,就考慮兩點,這家公司是否能夠有效提供用戶價值,以及這家公司在內部的運行效率是否比外部來得高。

她表示,在用戶價值里,如果你能夠重新定義用戶價值的話,這個可能留給你的時間窗口,留給你的可能性和空間會變得更加大一點。而重新定義用戶價值包括兩方面,一個是傳統行業的新需求,一個是老需求新要求。

在效率方面,張泉靈提到,如果這個公司內部的效率并不比外部來得高的話,這個公司有可能會被顛覆的。說到如今的競爭格局,她認為,線上不一定就能顛覆線下,但是線上顯然提供了各種工具的可能性,而這種工具可能性,如果線下用得好,也能形成自己獨特的、提高效率的方式。“所以,真正的互聯網和AI能夠賦能到產業里面,而不是一個一個去顛覆這些產業。”

以下為張泉靈演講實錄:(經創客貓編輯,有所刪減)

我今天其實就是來跟大家分享一下,我看到在這個方向上,即便在外部環境不好的情況下,依然有一個機會,而且這個機會是一個相對長期的機會。因為今天當我們說,這個公司似乎在這個方向做得很好的時候,其實從做投資角度是要小心的,無論提供一個產品,還是提供一個服務,(要看)它的生命周期可能性有多長。

所有的事情都是兩面的,當我們一面在說,你看那些公司可能用流量變現的思路,最后變成一家大公司,到美國去上市的時間周期變得越來越短。但是這個事情的另外一面,這個世界一定在發生某些變化,使得有些人可以快速的長大,也意味著快速長大的東西有可能快速老掉

生命有一定的規律,就說明你有某一種固定的服務和方式,贏取利潤的時間窗口越來越短,當我跳下去的時候,我不得不思考一個問題,我跳下去這個場地是有更長的生命力嗎?有長期可投入價值,這是我最近思考比較多的事情。

張泉靈3.JPG

重新定義用戶價值

傳統行業新需求

我為什么會干這件事情呢?無非在考慮,我去做一家公司的時候,無論它是一家服裝公司還是一家教育公司,還是AI公司,都逃不過這兩個字,也就是這家公司是否能夠有效的去提供用戶價值。另外一方面,就是這家公司在公司內部的運行效率,是否比外部來得高。如果這個公司內部的效率并不比外部來得高的話,這個公司有可能會被顛覆的。

我們今天有很多行業,有很多公司,因為互聯網的出現使它的價值折損,甚至被顛覆了,核心原因是公司外部效率比你內部高了。比如說今天一個傳統的零售業,可能就會面臨獲客、流量、供應鏈,整體需要單個公司運營的狀態。但是你今天用互聯網的工具,你會發現你獲客、物流、支付、供應鏈可能都會有外部的連接者幫你完成。在這種情況下,外部效率一旦比內部高了,這個公司存在的價值就不成立了。

因此無論我要干什么,我都要考慮這兩件事情,第一個能夠提供用戶價值。在用戶價值里面,我要討論的是,如果你能夠重新定義用戶價值的話,這個可能留給你的時間窗口,留給你的可能性和空間,變得更加大一點。

怎么樣叫重新定義用戶價值呢?從我們教育行業里面,我想有一部分是新的需求。教育很傳統,有人的社會性之后,就產生了人的教育。最早是家庭化的教育,最后變成學校教育。教育這么長的時間里,在今天因為互聯網,因為工具的變化,因為AI是否出現了新的需求,當然有,我給大家舉兩個例子。

一個是我們投資過的項目,叫編程貓,教少兒編程。在十年前,教小兒編程,這是很小的市場,這是很少人的愛好。今天浙江省已經把編程納入到高考的環節里面。當你意識到全球化的時代里面,你一定要學英語,而在未來機械化時代里面,你多少需要一些編程思維的時候,這突然就變成了一個極具擴大的市場,這部分是新市場。

再比如說怎么樣重新定義出現的新需求,成人教育領域,我們以往看到用戶價值的核心是什么?成人教育已經脫離校園了,你會發現成人教育當中,無非是三樣東西:第一樣東西是考證;第二樣東西,也許那個證不太值錢,但是它是技能型教育;第三樣可能更高端一些,各個大學各種各樣的MBA,不僅能給你一個證,還能給一個圈層化的社交圈,還能給你知識。

本質上你會發現,知識、證、社交是你在上一個時代,成人教育的三個核心價值。但是今天有沒有一個成人教育顛覆這個概念,告訴我不發證,沒有MBA,沒有碩士,沒有博士,但是我就是想教給你一些,我對這個世界新的認知,你要不要來。這樣的大學在新的時代里面,正在出現。

比如說得到大學,更加神奇的是,這個大學每周末的線下交流是沒有老師的。它的招生的原則是怎么招的呢?它招各個行業的精英,比如說你是很好的醫生,我歡迎你上學,你是很好的公務員,我歡迎你來上學,你是很好的演員,我歡迎你來上學。你們有沒有想過,一個醫生、一個演員、一個公務員,有沒有相互學習的機會,他們很少通過同學身份碰到,這三個人也不會上MBA,也不會考證,考證也是分別在自己的垂直領域里面。所以這三個人在原本的成人教育世界里面是無法碰頭的。

但今天他們相互碰頭,有一點我堅決的相信,在我18年的記者生涯里面,牛人是可以互相學習的。我一定可以跟開奶茶店學習,學到技能,用在我的投資領域。牛人之間肯定可以學習,你很難想象,當我們應用了新的世界的理解,定義我們用戶需求的時候,會出現一個平時在線上教學、線下碰頭的時候沒有老師、同學之間相互學習、學習教材不斷更新的這樣一個新學校,且不好考,但是收你錢,還挺難進的。

所以這就是我說的,這個世界里面,出現了各種各樣新的重新被定義的用戶需求。

張泉靈.JPG

老需求新要求

第二種情況,就是它是一個老的需求,但是它出現了新的要求。正是因為看到了這個,我才去少年得到去做泉靈語文課。學語文這件事情,絕對是老得不能再老的需求了。對于中國人來說,學一門學科語文,就是知識分子了。在這種情況下,新的要求是什么呢?新的要求變成了我們整個在真實社會里面,對語文真實的訴求,包括考試改革和課程體系改革,對語文提出的新的要求。

大家最近剛高考完,我相信很多人吐槽,各種各樣的吐槽高考試卷,最厲害的就是作文題,到底這個作文題顯示出哪種改革的動向?吐槽最厲害的,全國卷的二卷,給你一段很短的閱讀材料,現在請你以一個青年學生身份,假定你在1919年5月4號的廣場上,你需要對其他學生做一個演講。第二個1949年10月1號,參加完開國大典,你回來之后給家人寫一封信。第三個你參加1979年恢復高考之后,寫一個觀后感。到2019年,五四運動大會之后,你還要發表個演講。最后一個2049年,建國功勛表彰大會你寫一個觀后感。

你有沒有看到,所有改革方向,有真實的背景,真實的對象,真實的解決問題,用真實的文體來完成。所有的考試不僅是語文,所有的考試都奔向真實解決問題這個大的改革方向,而這個大的改革方向,導致你原來很多教育方式,和應試的方式都會被淘汰掉

原來我們經歷過高考的人都知道,高考的作文是有辦法,你未必能通過應試方法拿到高考作文的100分,但是85分有辦法,有模板可以背,只要用工就可以做到。但是在真實世界解決問題這件事情,沒有模板可以咨詢。

所以整個語文能力要歸到基礎能力和對基礎能力的拆分和打包,這是我做新的語文教育的時候,發現今天用新的工具,用互聯網傳播的方式,用雙師教育模型,用新的課研去定義用戶新的需求,從而形成我們新的產業新的機會。

說到語文,今天更有意思的是,用戶需求原來是學科性的,比如說補語文就是為了語文,今天你會發現,新的需求下,你補了語文,有可能對其他用學科有很大的價值。我今年兒子12歲,在上初一,今年期中考試地理最后一道題,叫長風幾萬里,吹度玉門關,請根據玉門關的地理環境,寫一下當時的環境。這道題你未必會答。

我們拆解一下,這道題包含多少能力,頭兩句,不會讓你背詩的,只是提示你,玉門關在什么地方。你腦子里,長風幾萬里,吹度玉門關,你有一個概念,玉門關在西北邊,你腦子里再回憶一下,根據你上的地理課,已知條件是什么?如果在西北邊絲綢之路上,想一想西北的地理位置,兩個山脈,昆侖山脈,中間河西走廊。你分析一下光照,還有風怎么樣,風力持久嗎?可以發展風力產業嗎?光照持久嗎?可以發展光照產業嗎?清潔能源,水和生物質,水那邊沒有,生物質發電也不夠好,就剩下了光和風,就給它設計一下產業就好了。

所以我的意思是說,如果現在語文學不好,結構化能力不夠強,因為背模板的學語文是沒有結構化能力的,結構化能力不夠強,語文不夠好的話,你會發現全學科你都不知道該怎么答題。這是我們今天看到的所謂的老需求下的新要求。

趙麗穎.JPG

你是否使你的企業變得更加有效率

另外一部分,要討論的是關于效率的問題。你會發現,當你新定義語文不再是必修課,而是底層操作系統的話,當然這個事情就有長的產業生命周期。所以我就跳下去了。

從這個新的教育需求背后,我們更要討論的是,我作為一個公司來說,是否能夠有特別好的效率去完成這件事情。雖然我只是出版了一個更新的語文教學的方法論,它的最大價值就是一本書,而不是一個公司。

如果我想要做一個公司的話,我一定要討論,在我公司內部的效率比起外部執行它的效率更高,它才能夠產生經濟價值。今天到底互聯網和AI能夠給教育這個產業獲得怎樣的效率提升?其實我們可以討論一下。

從我們教育的角度,無非是三角循環,教師通過教研影響學生,學生的反饋到教師,進一步影響教研,教研產出進一步影響學生,就是三角循環。如果教育的本質一直是這樣邏輯的話,我們需要討論的是,今天你以互聯網公司的模型,究竟在哪些環境里,效率是有可能會被提高的。

舉個例子,我們要辦一所學校,我們原本要做的事情是你得找個老師,至少有8個教授才能開MBA。今天發現,校園可以不要,老師可以用連接,不用擁有,只有一件事情你要擁有,你得有學生,不然誰給你付錢,教誰。

今天你會發現非常有意思的現象,可能在兩年之前,我會告訴你說,線上教育蓬勃開展使得你在線上獲得學生的數量、速度和成本,遠遠低于線下,這是兩年前毫不猶豫告訴你的。但今天你要發現外部形勢的變化,你獲得學生的速度有可能比線下學習來得快,就是成本不一定。今天會發生一個非常有意思的競爭格局,這個競爭格局是未必線上就一定顛覆線下,而真正要討論的是,誰有辦法用到所有的線上線下的工具,使得你獲得這個學生的效率是最好的。

簡單的線上模型,投放廣告的模型,轉化的模型,未必是最好的模型。但是依然可以看到,有些線上教育的公司,采用一系列在社交網絡里面去做裂變的模型,比如說用了社交網絡,再加上別的SaaS系統,低客單價獲得客戶的模型。有的公司這樣干,在淘寶上賣書包,它的書包質量很好,就是比同款書包便宜一半,導致別的只是賣包的競爭對手完全沒有辦法跟他競爭。買書包口耳相傳就傳出去了,他每賣一個書包就獲得真實的學生地址和電話,達到賣其他的線上產品。

線下是不是就沒有效率?不一定,因為教育畢竟我們看到有教師這個環節,有很多面對面的教學真實服務場景,還是必要存在的。在這樣的情況下,有很多教育機構,雖然零散、地域化、天花板比較低,但是它有非常扎實的地方學生基礎盤。所以這個盤,能不能用效率工具把它統領起來,從而使得無論是教師方、教研方,還是學生方能夠獲得更多的利益,我覺得這件事情就有價值。

我們今天看到的競爭格局非常有意思的,線上不一定就能顛覆線下,但是線上顯然提供了各種工具的可能性,而這種工具可能性,如果線下用得好,也能形成自己獨特的、提高效率的方式。所以這是我們今天值得討論的,叫做真正的互聯網和AI能夠賦能到產業里面,而不是一個一個去顛覆這些產業。

校園的面對面在我們今天看來,在很多的教育領域當中有非常大的必要性。在這個時候,AI和線上,到底在面對面的必要性之上,又能夠提供什么樣的可能性?非常有意思,我跟大家討論一個例子,大家就能夠理解。

目前我們語文課線上是雙師直播的模型,一個班主任老師對100個學生。你可能會問的就是,如果你對100個學生,跟線下小班比起來,比如說我對15個學生比起來,是不是對線上100個學生,基本上沒有交流?未必,極有可能交流模型比線下,一個老師在沒有任何AI和工具輔助底下是好的。

比如說我們老師對語文課進行當中,把握率比線下15個學生好。我們在線的題是要實時做的,這個題30秒交上來之后,我立刻就知道,在這個知識點上,到底所有的掌握率是90%還是60%,還是30%。我針對30%,接下來要講的內容,和我針對60%要講的內容,針對90%講的內容,完全不一樣。

還有,我在線小組討論的進行,因為今天在直播過程當中,連麥變成非常簡單了,我瞬間可以把一百個學生變成50個一對一組,變成20個5個小組。你會發現組織討論,比線下搬桌子,建立小組關系簡單得多,未必線上人多,就會造成交流不好。反過來說,也不因為線下就造成效率低。

今天會有一個公司做這樣一個答題器,就是語音識別加判斷,你把題輸入進去,每個人把答題器都讀一遍,老師端立刻知道,有多少人是做對的。今天非常有意思的是,大量的工具既可以線上使用也可以線下使用。工具存在那里,是否把它用起來,從而在我們行業里面,在教師端,在教研端,在學生端更有效率,才是一個公司存在的價值。

這就是我要跟大家分享的,在我的思維里面,無論哪個行業,是不是要跳下去做,還是花了錢去投資,重點考慮的只有兩件事情:今天無論怎樣的競爭格局,你是否更好的提供了用戶價值,你是否使你的企業變得更加有效率。謝謝!

(以上為創客貓現場報道,轉載請注明來源)

吉林快3中奖几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