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鑫與暴風,生而不幸

讀懂財經 · 2019-06-21 13:56

早在兩年前,市場就開始擔心,馮鑫該不會成為賈躍亭吧。

70884e4504709b2b736b93c7d039c365.jpg

“一開始都在那畫餅的時候,大家都希望你也畫,然后有一天,泡沫不在了,誰要是再畫餅,那就是臭大街了。”

那一刻,他應該對自己深信的哲學觀——存在主義,有了更深的理解。

這個社會是荒誕的,所有規則都是荒誕的。

對馮鑫來說,他一生中最閃耀的時刻定格在2015年3月24日,經過10年長跑,暴風終于在創業板上市,兩個月后市值沖到了300多億。

當時A股市場奇異的市場環境,是命運硬塞給馮鑫的一塊蜜糖。

回過頭去看,這不是幸運,而是災難。就如同劃過星空的流星,最閃耀之時,也是消亡的開始,注定了馮鑫和暴風不可避免的失敗命運。

都說暴風是小樂視,馮鑫是賈躍亭。在這點上,馮鑫很堅持,我們不一樣。

確實不同。賈躍亭有后路可以跑到美國造車,馮鑫已經退無可退。

到今天,暴風市值不到30億,賬上只有600多萬;連虧三年,等待暴風的不只是員工維權、機構索賠,它還面臨著退市的命運。

/ 01 /

在創立暴風之前,馮鑫是一個三十而不知天命的人。

1996年,由于打架眼睛受傷,馮鑫住了半年多醫院,人生到了最低谷。后來去陽泉礦一中教歷史。備了一天課,他第一堂講的是陳勝吳廣,講起義,講革命。講完他覺得不合適,難受,就換了一份工作。

這是個奇人,學的是工程,做的是銷售,中間還當了兩天老師。賣得了文曲星,也賣得了金山軟件。在扎進互聯網行業之前,他還在大紅門開了個饅頭廠,名叫福喜樂主食廚房。

2005年開始創業,他拿了點投資,想收購一個名叫暴風影音的視頻播放器。這個軟件是哈爾濱一個工程師周學軍開發的,裝機量幾千萬,對方不愿意賣給他。

2006年7月,在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受馮鑫所托,蔡文勝拖著一蛇皮口袋現金(1200萬)直接去哈爾濱找了周學軍,幫他拿下了暴風影音。

馮鑫拿到IDG第一輪投資時,就是沖著去美國敲鐘的。2010年底,優酷在美國上市了。他覺得,暴風的體量不如優酷,且作為一個視頻播放器,不如在線視頻sexy,在美國不會受到投資者待見。

沒過多久,中信金石找到了暴風,要投資它,條件是拆VIE,回A股上市。

剛好2010年10月,樂視網在創業板上市后的表現,讓馮鑫看到了希望。

“暴風更適合國內上市”,IDG熊曉鴿在2011年4月這樣說。讓美元基金退出,拆VIE賭A股上市,暴風沒有別的選擇。馮鑫為拆除VIE架構,忙了兩年。但A股又突然中止了IPO的審批,暴風被堵在了IPO半道上。

那段日子,馮鑫壓力很大。

2013年,百度3.7億美元并購PPS,蘇寧聯合資方4.2億美元并購PPTV,而在前一年,優酷剛剛“吃下”土豆。因為沒有上市沒有“干爹”,暴風幾乎走投無路。

阿里的陸兆禧找到馮鑫說,未來幾年投資9億美元,與暴風合作。那時的暴風為了活下去,差點賣身阿里。前后談了幾個月,談得很深但并不大順利。

上帝在給你關上一扇窗時,一定會再為你打開一扇門。

2013年底的一個晚上,成都一家咖啡館,馮鑫突然收到一條短信,說,A股要開鎖了。

獨立上市,一條路走到黑,這才是他內心的訴求啊。

轉眼就是2015年,A股市場突然啟動了一輪大牛市,創業板從2014年12月31日的1471點,短短6個月時間漲到4037點,“互聯網+”概念股成為1億散戶的投資必備。

樂視網市值一度逼近2000億元,賈躍亭帶著他的PPT,走上蒙眼狂奔的生態化反之路。越來越多中概上市公司和美元結構的互聯網公司希望復制樂視的奇跡。

等了4年,也該暴風的馮鑫上場了。

3月24日,他成功將暴風推上了創業板。據說,上市前的某個晚上,他用手機查了樂視三個多小時的消息,越查越敏感。他覺得,市場對樂視的追捧如同一個餡餅,馬上就要砸到他的頭上了。

7天前的3月17日,創業家記者、知名媒體人雷曉宇和馮鑫有過一次深聊。

雷曉宇問馮鑫:在A股照這個趨勢下去,你覺得能到多少?

馮鑫:不敢想象。現在看,300倍(PE,讀懂君注)都不是夢。

雷曉宇:你怕嗎?

馮鑫:我不怕。我心里一點怕的感覺都沒有。我同事有。有人覺得,怎么就這樣了,我們有這么值錢嗎?我其實沒有。你要問我為什么沒有,我也說不清楚,反正我真是沒有。

馮鑫還是保守了。5月21日,暴風影音市值達到408億元,對應2014年4185萬元凈利潤,1000倍PE。

在這期間,因為馮鑫提出的生態戰略和勢頭正旺的樂視生態類似,暴風從此被冠上“小樂視”稱號。

這是命運塞給馮鑫的一塊兒蜜糖。那一刻,他和暴風成了機會窗口的受益者,無數人艷羨。

/ 02 /

就像馮鑫深信的存在主義,“這個社會是荒誕的,所有規則都是荒誕的”。

在兇險的商業世界里,暴風本來已渡過了脆弱的幼年期,卻倒在了“季節更替”中。

這里的“換季”,并不只是由PC互聯網向移動互聯網的過渡,那只是“季節更替”間最明顯的特征。除此之外,商業環境的逐步成熟,視頻行業內在邏輯的徹底改變,都是“季節更替”的主要內容。

早在2008年左右,版權的重要性已經初現端倪,各家視頻網站都在逐步加入版權的搶奪大戰。這意味著要大量燒錢,視頻網站頓時陷入了囚徒困境。

趕上金融危機,大大小小的視頻網站死了一批。直到2009年,暴風影音才完成由經緯IDG主導的C輪融資,1500萬美元,至此暴風共拿到2400萬美元左右的融資。而優酷從成立到IPO前,共獲得五輪融資,融資金額為1.6億美元和1000萬美元技術設備貸款。

在長達4年的A股IPO準備期里,暴風不能融資,不能燒錢做內容,必須節衣縮食保利潤。如履薄冰,小心翼翼,暴風迎來了失去的4年。

視頻網站的經典盈利模式為“免費+廣告”,即提供免費的視頻服務,積累海量用戶后進而產生廣告投放價值。所以,廣告是暴風的主要收入,2014年,暴風的廣告收入占比分別為89.29%、95.38%、88.86%。

“生買版權,生把錢消耗掉,這個不是我們(暴風影音)能熟悉的戰場。”暴風只能這么說。別人花5塊,暴風只敢花1塊,要想盡一切辦法消減成本(內容版權+寬帶租賃)。

2014年,暴風科技的成本分別為0.58億元、0.83億元、0.8億元,而同期的優酷土豆的成本分別為12.62億元、21.09億、27.66億元。也就是說,優酷土豆的投入分別是暴風科技的21.93倍、25.48倍、34.6倍。

“換季”來臨前,暴風作為播放器還可以和各視頻網站合作做內容聚合,為他們導流。憑借這一高性價比的打法,暴風市場占有率一度高達70%。一線視頻公司大筆燒錢持續虧損搶占市場,暴風反倒每年小有盈余。

但很快,進入移動互聯網時代,大家意識到,視頻網站是一座流量金山,屬大廠必爭之地。

2011年4月,騰訊推出自己的視頻播放器——騰訊視頻;2013年5月百度收購PPS視頻,與愛奇藝進行合并;2014年5月,阿里巴巴以12億美元入股優酷,占股18.3%,最后在2016年全面收購優酷土豆。

2013年11月,騰訊、優酷、樂視等數十家視頻網站和版權方發起“中國網絡視頻反盜版聯合行動”,起訴百度和快播。一個月后,國家版權局認定,百度影音和快播公司構成盜版事實。百度影音是乖孩子,很快就徹底關掉了P2P服務器,轉型原創正版內容。

從某種意義上說,快播倒閉、王欣入獄,是互聯網內容免費時代結束的一個腳注。已經享受了十幾年免費“紅利”的中國人,正式進入了一個“花錢看電影,花錢玩游戲,花錢看電視,花錢聽音樂”的新時代。

這時候的暴風已經跟不上隊伍了,用戶被分流,沒有獨家內容難以有會員收入,流量下滑難以有廣告收入。

就好比成長于水中的物種,每一個器官都是為了適應水的,當海水退去的時候,它們都將變得格格不入。

上市前,暴風的生存狀況只能用維持生計來形容。2011到2014年,暴風的營收增長了127.06%,但凈利潤卻下降了14.29%,且絲毫看不出利潤增長的跡象。

從牙縫里擠出來的幾千萬利潤,多購買一部熱門電視劇就會虧損,連虧三年或資不抵債就直接退市了。

馮鑫拿到了命運塞到自己手里的蜜糖,卻無法高枕無憂。更可怕的是,一旦被瘋狂的資本推高到那個位置,哪怕名實不副,也不再有退路。

/ 03 /

資本對馮鑫的沖擊是巨大的。

在接受采訪時他曾說:“對我們來說,這(A股上市)等于重新掌握了一樣核武器。我創業十年,從來就沒有過核武器,從來就是小米加步槍,一槍一個子彈的。突然給你一個,你一按,就有巨大的威力。”

若按暴風以往的發展路徑,絕非弄潮兒。馮鑫說,上市前,暴風是一家小本經營的互聯網公司,現金流和利潤很健康。

命運把馮鑫推到了浪尖,他也準備收下巨浪帶來的能量,做一番事業。

暴風上市,不到兩個月,股票連續三十幾個漲停,股價從發行價7.14元暴漲到280元,市值超300億元。

當時,馮鑫給所有互聯網公司的建議是,打死都要回A股。

與此同時,突然被餡餅砸中的馮鑫也意識到,上市之后市值暴漲,不是投資人在做慈善,而是希望暴風能夠完成超過預期的業績。

并且,在互聯網世界,1年滄海可以變桑田。背靠BAT的愛奇藝、優酷土豆、騰訊視頻開啟了史無前例的燒錢競賽,周邊寸草不生。就連這三位,直到今天也都還處于賠本賺吆喝的尷尬境地。

這不是每年只有幾千萬利潤的暴風能玩得起的游戲。暴風需要一個長期的戰略規劃。

上市之后,馮鑫回老家閉關了一段時間,他意識到不能在視頻圈子深耕之后,提出了DT(DataTechnology)戰略。從IPO時還沒有考慮清楚未來,到DT戰略的出爐,馮鑫只用了一個月的時間。

從“DT大娛樂”到“N421戰略”、“AI+2塊屏”,暴風開始以控股和參股形式進行多元化布局和擴張,也在追隨熱潮風口的路上頻頻閃腰。VR、智能電視、虛擬貨幣、生態化反、智能硬件,唯獨起家的視頻影音一蹶不振,像扶不起的阿斗。

暴風靠著一個又一個風口維持著股價高漲的假象,似乎忘記了所有命運饋贈的禮物,早已暗中標好了價格。

2018年,馮鑫反思,A股的盈利要求對互聯網公司并不友好。

因為A股有硬性的利潤指標,而視頻網站天生又是個燒錢的生意。這也是為什么愛奇藝、優酷土豆、騰訊視頻可以不去講生態,講戰略的根本原因,因為資本對它們沒有短期利潤要求,可以安心燒錢搞內容;

其次,金主爸爸(BAT)也不會來救你,因為國內視頻網站的估值都炒到了幾百倍PE,要約收購還得給出更高的溢價,不然我大A股的散戶不拉橫幅才怪呢。

暴風以“妖股”之勢席卷市場時,馬化騰到證監會做演講時還說:“對A股市場中連續飆升的妖股表示不可理解,這些企業都在互聯網行業中排不上號。”

小馬哥很含蓄,并沒有點名。

/ 04 /

早在兩年前,市場就開始擔心,馮鑫該不會成為賈躍亭吧。馮鑫說自己很冤枉,他認為他學的是阿里,戰略思維。

客觀來說,馮鑫沒做錯什么,在當時的資本環境下,樂視如此,迅雷如此。但橘生淮南為橘,橘生淮北就什么都不是了。

不談別的,風口戰略和生態戰略都需要強大的融資能力和現金流支撐。馮鑫花1個月的時間想出來戰略后一股腦扎進去了,孑然一人,沒人幫他融資,股市融來的錢也不大會花。

暴風系用16億撬動了120億。最大的一筆投資就是浸鑫基金。

作為劣后級合伙人之一,光大資本出資6000萬,與暴風成立浸鑫基金,暴風承諾將并購浸鑫基金投資的項目,同時也向其它LP提供回購承諾,撬動52億的杠桿收購了境外體育傳媒公司MPS65%的股權。而后者因經營困境于2018年10月宣布破產,眾多金融機構被牽連其中。

那個聲稱要做到互聯網第一平臺的暴風體育,馮鑫很久沒提了。光大資本起訴了暴風,索賠6.9億元。

2018年,暴風營收11.27億,同比下滑41.15%,虧損10.9億;今年一季度又虧1750萬,賬上只剩631.57萬,總資產12.17億,流動負債超20億。

暴風現在的總市值不到30億。光大的索賠仿佛巨石般攔在暴風的面前上,也似“最后的稻草”般見證著曾經的傳奇迎來謝幕。

馮鑫在檢討中反思道:不能將暴風的失誤歸結到任何人身上,99.999%的錯誤都來自自己,怪自己沒有資本控制能力,怪自己沒有業務嚴謹性的能力,怪自己好的時候膨脹,壞的時候蒙混過關……

他后悔的是,為了2016年并購劉詩詩和吳奇隆的稻草熊影業公司,未能利用定增手段,在股價高位時期從股市獲得資金。

上市后,暴風沒有完成一次融資和并購。而后果是他需要不斷進行股權質押來獲取發展的資金。目前馮鑫累計質押股權,占其持有公司股份總數的95.35%,占公司總股本的20.35%。

他說,這就是自己唱戲自己看。

4年過去了,馮鑫手中的核武器一步步又變回了小米加步槍,連響兒都沒聽到。

到今天,絕大多數的壓力其實都落在了馮鑫的身上。馮鑫成了暴風體系里最危險的那個環節。

馮鑫all in tv了,大概率是沒戲了。暴風已經連虧三年了。按照《創業板股票上市規則》規定,如果連續虧損三年或資不抵債將會面臨退市的命運;剛剛過去的5月,暴風TV還陷入“遣散”和“討薪”的糾紛。

不久前,暴風影音發布了“暴16”,聲稱要還中國網民一個簡單的播放器,砍掉了在線視頻,去掉了捆綁和廣告,把能刪減的功能全去掉了。

馮鑫說,紀念一件事情最好的方式就是賦予它新的生命——“暴16”,一顆今天種下的新種子。

又回到了最初的模樣。

(文章來源:讀懂財經)

吉林快3中奖几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