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整形美容是下一個市場熱點嗎?

李濱 · 2019-06-21 14:40

隨著越來越多的美國人做“刀下之臉”,男女性別的比例開始趨于平衡。根據美國整形外科醫生協會的數據,從2000年到2017年,男性接受整形外科手術的人增加了29%,注射整形增加了驚人的99%。

《三聯生活周刊》的記者嚴巖來訪,只問了一個問題:男性整形美容市場是不是未來的醫美消費熱點?這次采訪源于《紐約時報》的一篇報道:

“男人們前所未有地排隊做整形”。

報道說:隨著越來越多的美國人做“刀下之臉”,男女性別的比例開始趨于平衡。根據美國整形外科醫生協會的數據,從2000年到2017年,男性接受整形外科手術的人增加了29%,注射整形增加了驚人的99%,上瞼下垂手術和吸脂手術仍然是男性更偏愛的一次性手術治療。

公園大道外科醫生 Melissa Doft 博士說,她發現男性對整形的興趣日益增加,甚至發生在她的社交圈,以前在宴會中她丈夫金融生涯的話題占主導地位,但現在許多男人想要跟她了解最新的整形項目。她說:“以前整形手術是人們耳語的悄悄話,但現在它公開出現在任何場合”。整形話題剛開始的時候可能只是局限在女性之間,但是現在男人們雖然還以聽為主,但他們隨后會去預約治療。

ASPS總裁Alan Matarasso博士說:“在患者中你會看到很多典型的有代表性的男性,不僅僅是廣告界或是時尚界的人,還有那些穿著襯衫也感覺不舒服的律師們,那些討厭戴領帶的商人們。”下垂的眼皮和脖子會讓一個男人看上去很顯老,甚至在工作中損害他的形象。“我經常聽到患者抱怨,‘我受夠了別人問我什么時候退休,我還不想退出’。”Doft說。

這個網站上的另一篇文章也很有意思:“紐約的男人們正在接受整形手術——爸爸再造”。文章的開頭說:對不起,媽媽,你的肚腩跑爸爸身上了。

生育后的“媽媽改造”術——聯合吸脂、妊娠紋、隆胸或胸部整形手術——已經流行多年,但是現在一些專家稱:“爸爸再造”的年齡段,讓男人也在努力接受整形手術。對于“爸爸”,手術通常包括胸部、腹部和側面(側面和背面)的吸脂術,而且越來越受紐約男性的歡迎,因為他們試圖在工作和海灘上獲得優勢。

“爸爸再造”

美國整形外科醫生協會報告稱,2018年,有130多萬名男性接受了整形手術。美國整形外科醫生協會主席Alan Matarasso博士在接受《郵報》采訪時說:“對于女性來說,她們明顯經歷了懷孕和生孩子帶來的身體變化;但對于男性,更多的是有了孩子之后生活方式的改變,以及典型的衰老。”在35歲左右,即使你的體重沒有增加,身體的脂肪分布也會發生改變,尤其是有了小孩以后。

“生完孩子后,你的生活會改變,”Matarasso說,“也許你以前每個星期天都打籃球,燃燒1000卡路里,現在你在星期天只能去動物園了。”由于沒有了那些籃球星期天,你一個月可能增加一磅,時間長了想要減肥會越來越困難。我的一些病人甚至不穿T恤。他們告訴我他們覺得自己有一個B罩杯的胸部。這就是為什么我們稱之為“爸爸再造”。

Matarasso的一個病人,一個57歲的Hell’s Kitchen餐廳老板,他讓我們稱他Russell,他說他想在海灘上看起來不錯。Russell過去接受過肉毒桿菌素和填充物治療,但一直沒有接受過侵入性手術,直到今年1月,他接受了“老爸再造”的手術,Russell笑著說:“我想每年花三萬美金,讓我緩慢優雅地老去。”

美國的今天是我們的明天嗎?不錯,起碼在醫療美容方面,我認為是的。十幾年前在美國看見的醫美場景,今天在中國都一一兌現了,未來也是如此,而且差距會越來越小。這絕不僅僅是技術上的,而是觀念,醫生們在技術上早已相差無幾,甚至超出,差距是觀念上的,相差5到10年的樣子。

《時尚》集團前副總裁瘦馬先生前幾天問我一個問題:

你認為現在的男性和女性最關心問題的前三名各是什么?

我的回答顯然不太準確,他告訴我基于大數據統計的結果:男人最關心的是:地位、財富、女人;女人最關心的:美麗、情感、家庭。假設這個結論代表大多數人的意見,那么結論是:女人做醫美首先是為了美,男人做醫美首先是為了社會地位。

其實男人和女人對自我形象的關注從來都是不相上下。如果在過道里安一面鏡子,男女照鏡子的頻率肯定是接近的,有的試驗甚至得出男人照鏡子次數更多的結果。

嚴巖記者感興趣的另一個問題是:

男性是不是比女性更怕疼,而導致了男女醫美人數的差異?今天是什么原因讓男性不那么怕疼了?

85年以前出生的中國男性,大多生活在別人的評價里,他們比較在意別人的看法,普遍認為男人做醫美是缺少男子漢大丈夫氣概的事情,所以,他們雖然也關注容貌,當需要忍受疼痛去換取醫美效果時,就顯得猶猶豫豫,沒那么堅決。所以人們一般解釋為男性更怕疼,實際上只是借口罷了。當衰老的容貌威脅到男人的地位時,你看他們還怕疼嗎?

在必要的醫美面前,疼痛根本就不是障礙,無論男女。95后出生的所謂“Z世代”年輕人,已經完全生長在自我意識的世界里,他們基本不怎么在意別人怎么看自己,他們藐視傳統的權威,只關心自我的感受。他們的母親是最強勢的一代媽媽,因此“Z世代”男孩兒受媽媽的影響更大,在審美上也會表現出趨向中性;女權意識的崛起,時尚、媒體、影視劇和綜藝舞臺,更多地出現討好女性的男生形象,俗稱“小鮮肉”,他們對年輕一代的影響力是巨大的。大多數人并不贊成“娘炮文化”,只是他們拒絕承認男性的精致和陰柔之美和娘炮有關。

未來的醫美市場,男性的需求被解放是大概率的趨勢,這一點似乎無須質疑,而且男性市場將比女性市場更加多元化。

來自“康維家”公眾號的一篇文章說:2019年,醫美已然成為整個00后群體的生活方式之一,如果說80、90后們在醫美整形上還有所顧慮,那么到了00后,這種心理障礙已經完全被打破,她們討論醫美就像討論當季要穿什么衣服一樣平常,對她們來說,畢業季=醫美季。

“什么時候開始感受到顏值壓力的?”

《中國青年顏值競爭力報告》調查了不同年齡段的人,98%的00后都在成年前就感受到了“顏值壓力”,而只有51%的90后在18-25歲表示感到顏值壓力。這種壓力絕不僅僅來自女性。

(文章來源:億歐 作者:李濱)

吉林快3中奖几率